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淫母孕事

淫母孕事

吃晚饭的时候因为爸爸多喝了点酒,爸妈两人又吵了起来。他们之间的争
无疑和妈妈肚子裏的孩子有关。

  爸爸脸红脖子粗的,一边拍打着桌面,一边对妈妈大声吼道:「你肚子裏的
孩子怎麽可能是我的!4、5个月前我还在海南出差呢!你说,到底是你跟谁的
野种!」

  「放你的屁!你自己的孩子都不认!你是不是男人!你就知道对我吼,呜呜
呜……」妈妈为自己的清白辩护着,说着就流下了委屈的泪水。我在一边看得好
笑,感觉妈妈真是个实力派的演员,这眼泪说来就来,但是性子老实的爸爸还就
吃这一套。

  果然,一看到妈妈流眼泪了,爸爸的酒劲顿时消失了大半,手足无措地在一
边小心道歉、安慰。看到我在边上笑得幸灾乐祸,狠狠瞪了我一眼,「快劝劝你
妈,让她别哭了。」

  我无奈答应,走到妈妈跟前,轻轻抱住正在哭泣的妈妈。我背对着爸爸,一
只手却从妈妈薄薄的短袖裏伸了进去,握住了裏面没有戴胸罩的一只豪乳,我用
食指和大拇指捏住妈妈的乳头轻轻拉扯,嘴裏却说道:「妈,不要难过了,老爸
知道错了,你就原谅他吧。」

  妈妈也在我身子的掩护下偷偷地在我腰上掐了一下,以示还击,妩媚的丹凤
眼瞪了我一下,抱怨我的不老实。

  身后的爸爸完全没有注意到我和妈妈之间的异样,也跟着我的话陪着不是。

  「哼!」妈妈却还是一副不依不挠的样子,推开我走进了她的卧室,关上了
房门。只不过在走之前给我流下了一个心领神会的媚眼。

  「额,老爸,我进去再劝劝她,你别喝太多。」我跟爸爸打了声招呼,便跟
着走进爸妈的卧室了。爸爸则歎了口气,继续一个人坐在那裏喝着闷酒。

  我一走进房间就看到妈妈正坐在床上用一根粗大的假阳具自慰。那黑色的阳
具比我的还要粗不少,大概15厘米长,此时正从有一大半插进了妈妈红嫩的肉
穴裏,把妈妈两片肥厚的大阴唇撑开分向了两边,一股淫水从妈妈的会阴流过屁
眼,又滴到了床上。

  妈妈一只手控制着假阳具的抽插,一只手握住自己的乳房,那团柔软硕大的
乳肉在她的手裏激烈地变换形状。她见我进来,用那双快要滴出水来的媚眼飞来
一个饑渴的眼神,对我说道:「把门反锁了。」

  我听话地锁上房门,慢慢爬上床去,把妈妈腰际的裙摆往上撩了撩,双手分
别抓住她的两条玉腿,用力朝两边分开,我的脸凑上前去,紧紧贴着妈妈肥美的
阴阜,嘴巴裏吐出舌头,轻轻舔着她的阴蒂。看着妈妈光滑白嫩的阴阜,我忽然
想起当初她还没被我剃毛时的样子,那时候的她有着茂密的阴毛,虽不如现在的
可爱,却也有另一种原始美。

  我擡起头看了看,妈妈的脸上果然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样,揉捏自己乳房的手
也不禁加大了力度。

  「骚货,爸爸回来了还敢不穿内衣内裤在外面说话,是不是发骚了?」我嘴
裏虽这麽说,但其实心裏清楚,平时爸爸出差不在家的日子裏,我命令妈妈不準
在家穿内裤、戴胸罩,就算要穿也只能穿开裆的情趣内裤,方便我的随时插入。

  而淫蕩的妈妈也已经习惯了。

  「哼!都是你这小鬼平时不让我穿内裤的,现在害得我穿了以后会感觉不舒
服,所以我决定,从今以后我再也不穿内裤了。」妈妈假装生气地说道。

  「哇,这麽大胆?那以后你出去买菜或者出门坐车怎麽办?万一被其他男人
看见的话不是很危险?特别是公交车,遇到公交色狼的话,他看你不穿内裤出门
还不操死你?」

  「要你管!再说,你不是喜欢看妈妈被别的男人操吗?上次你那几个同学来
我们家一起搞我的时候,你可是在边上拿着摄像机拍得不亦乐乎啊。你说,你是
不是看着妈妈其他男人欺负你就特别兴奋?」妈妈忽然抱住我的头,看着我,对
我认真地问道。

  「咳咳,才没有呢。我只是想让你更快乐一点而已。妈妈你被好几个陌生人
操的时候不也是格外兴奋吗?」我不好意思地否认道,继续低下头舔弄妈妈勃起
的阴蒂。

  「哦……对,妈妈就是个淫妇,我喜欢被儿子的同学一起搞。哦……好舒服
啊……」

  「骚货,叫春也轻一点,老爸还在外面呢。」我想起爸爸还在外面喝酒,赶
紧让妈妈小声点。

  「怕什麽啊?你爸每次喝完酒后就睡得跟死猪一样,估计他现在已经睡着了
呢。」

  妈妈虽然这麽说,但还是放低了声音,不敢让爸爸发现丝毫的异常。

  「骚货,你老公在外面,你却被我压在床上操,你说你多不守妇道?」爸爸
在外面的事实令我在和妈妈偷情的过程中感觉到了比平时更加强烈的快感。

  「啊……好儿子,快,快操我吧!快操你淫蕩的妈妈!」妈妈似乎也感受到
了此刻的异样刺激,身体的反应更加强烈了,从她小穴裏流出的淫水更多了。

  我再也不废话,直接脱掉自己的裤衩,拔出妈妈阴道裏的假阳具,把早已坚
硬似铁的鸡巴狠狠插了进去,顿时就感到一团火热柔软的嫩肉紧紧夹住了自己的
阴茎和龟头,没想到妈妈被我和别人干了好几年的小骚屄还是这麽紧凑有弹性。

  我让妈妈平躺下身子,把妈妈的双腿高高擡起放在我的肩膀上,使得她肥美
的大屁股翘得老高,更加方便我的插入。

  我把妈妈的双腿用力往她的上身压下去,她整个人被我从中间对折过去,我
们的脸距离很近,我看着妈妈迷离的双眼,问道:「舒服吗?骚货!」

  「啊……好舒服,插得好深,顶到我的子宫了!」妈妈配合地发出浪叫,只
是声音压低了不少,但还是令人销魂。

  我看着妈妈美丽的脸,忍不住吻在了她的小嘴上,妈妈立刻热情地伸出丁香
小舌,和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我允吸着妈妈甜美的津液,忘情地挺动着下体,
几乎每一次都将龟头插到了阴道的最深处,顶到了花心所在。妈妈被我堵住嘴,
但还是从鼻子裏发出一些意义不明的呻吟,听得我更加热血沸腾。

  就在这时,屋外忽然传来一声巨响,好像什麽东西打碎的声音。我和妈妈吓
得浑身一抖,赶紧停止了交合。

  「你出去看看怎麽了?」妈妈对我说道。

  我穿上短裤,打开房门朝客厅看去。只见爸爸已经喝得烂醉如泥,此时正趴
在桌上打着呼噜,眼看是睡着了。而地上则是一堆碎玻璃,原来是啤酒瓶被睡着
的爸爸给不小心打翻到了地上。我不由得轻松口气。

  返回卧室向妈妈解释了一番,妈妈抱怨道:「这个老东西,没有酒量还爱喝
酒,每次喝醉了就给我惹麻烦,我真是上辈子欠了你们父子俩了!」

  「哎呀,好了。你快出去收拾一下吧,我帮你把爸爸擡进来。」被刚才那麽
一吓,我此时也没了性慾。

  妈妈却满含幽怨地看了我一眼,一副欲求不满的表情。但还是起身出去开始
收拾餐桌和地上的碎玻璃。

  我站在客厅裏,看着妈妈拿着扫把打扫的样子,不由得心裏一热。

  只见妈妈弯着腰背对着我,身上穿着薄薄的短袖和刚刚只能盖到一半大腿的
短裙,随着她打扫时的动作,妈妈的大屁股就在半空中左右晃动,我甚至能看到
那上面有一条深深的屁股沟。而她的那对大奶子则在真空的状态下轻轻抖动。

  我看得再次性起,鸡巴又变硬了,也不管爸爸此时是否还在边上睡觉,就走
上前去一把抱住了妈妈的大屁股,把我的鸡巴隔着两人的裤子在她的屁股沟上用
力磨擦。

  妈妈发出一声惊呼,又接着若无其事地继续的打扫,任由我在她身后肆意妄
为。

  我看了一眼睡在桌子上的爸爸,还在打着呼噜,完全没有其他动静。我的胆
子又大了许多,将妈妈的裙摆掀开,露出了下面雪白的大屁股。我将裙摆缠在妈
妈的腰间,双手紧箍住她的腰肢,把自己的鸡巴从裤裆裏释放了出来,右手拿着
紫红色的龟头在妈妈白嫩的屁股上拍打,发出了「啪啪」的响声。

  「骚货,我当着你老公的面干你可以吗?」我趴在妈妈的耳边轻声说道。

  「嗯……随便你,你爱怎麽玩都行!」妈妈的脸上也很兴奋,说话都有些颤
抖,可能是第一次当着爸爸的面和我偷情让她倍感刺激吧。

  妈妈已经停止了打扫,一双手撑在椅子上,仍然弯着腰,高高的擡起她的大
屁股,而她的短袖也被我脱了下来仍在地上,身上只有腰间还缠着揉成一圈的短
裙。

  我从妈妈的背后趴在她身上,双手把玩着她胸前的巨乳,下体轻轻挺动,让
龟头在她的阴道口上下磨擦着,从妈妈阴道裏流出来的淫水已经将我的阴茎给完
全打湿了。

  「快点插进来啊!」妈妈看我只是在用水磨功夫挑逗她却并不真的插入,急
得命令道。

  「那你求我。」

  「求你!好儿子,求你快点把鸡巴插进来吧,妈妈那裏好痒啊!」

  「好吧!既然你诚心诚意地求我了,那我就大发慈悲地给你吧!」我说着就
将鸡巴慢慢插进了妈妈的小穴裏,再一次感受到了那裏面的柔软和紧凑。

  我抱着妈妈从背后狠狠抽插着,每一次插入的时候都会因为我的小腹撞到妈
妈的屁股而发出剧烈的响声,令我不禁担心会把爸爸吵醒。所幸的是,爸爸睡得
很死,并没有任何反应,让我更加放心地操弄着妈妈。

  我用这样的后入式抽插了大约几百下之后感觉腰眼有些发麻,不得不停了下
来,让妈妈换一种姿势给我操,免得我过早地射精。

  我把妈妈抱起来放在桌子上面,就放在爸爸的身旁,两人之间不到半米的距
离。

  「骚货,躺下。我要在老爸边上操你!让他看看你有多淫蕩!」我命令道。

  妈妈听话地躺了下去,一副待宰羔羊的模样。我看着爸妈夫妻俩此时就这麽
近距离地凑在一起,而妈妈身上却一丝不挂,被我刚才操弄得有些发红的阴阜还
在流着淫水,心裏不禁大呼过瘾。我再不废话,抱起妈妈的双腿向她身上压去,
鸡巴轻轻拨开大阴唇便狠狠插到了最深处。

  我就这样站在爸爸身边不到半米的位置,毫不怜惜地操干着他的妻子,我的
妈妈。让妈妈嘴裏发出一声声淫蕩的娇喘。

  不知为什麽,此时我的心裏升起一股比平时更加邪恶地慾望,甚至有种强烈
的暴力沖动,这种沖动让我对压在身下的妈妈有种想要狠狠蹂躏的慾望,我一只
手揪住妈妈的一只乳头用力拉扯,另一只手则重重地拍打着她的乳房,柔软的乳
肉被我扇得左右晃动,掀起一阵乳浪,原本雪白的乳房也被打得发红,布满了我
的指痕。

  妈妈嘴裏想要发出痛呼,可又担心会惊醒爸爸,只能闭着嘴巴,从鼻子裏传
出一串粗重的呻吟,但是她的眼神裏却并没有丝毫的痛苦,反而闪烁着异常妖媚
的淫邪目光,仿佛是极其兴奋地样子。

  我享受着虐待妈妈和当着爸爸的面偷情的双重的快感,不到多时便到达了高
潮,马眼一松,一股浓精就激烈地射向了妈妈阴道深处,而妈妈受到这样的刺激
也忍不住浑身颤抖,小腹剧烈抖动了一阵,阴道裏有规律地收缩着,喷出一股阴
精洒在我的龟头上,让我舒服得几乎要叫出来。

  高潮过后,我和妈妈两人像从河裏跳上岸的鱼,浑身湿淋淋的,桌子上都是
水迹,尤其是妈妈屁股下面那块地方更是积了一滩水。

  「妈,对不起,我不该那样打你。可是,我刚才……」看着妈妈胸前通红一
片,我心裏也有点心疼。

  「不要说了,妈妈不怪你。其实,妈妈很喜欢你刚才那样对我,觉得儿子你
一瞬间好有男子气概哦!」妈妈娇羞地说道。自从我们发生关係以来,这种害羞
的表情在她的脸上还真是少见。

  「妈妈喜欢我做爱的时候打你啊?看来果然是个骚货啊,是不是有受虐的倾
向?怪不得上次被我几个同学轮姦的时候那麽兴奋呢,原来是喜欢这种口味的人
啊?」我忽然发现妈妈的身上似乎还有这受虐狂的倾向,就像一些日本AV裏被
人SM的女人一样,能从被虐的过程中体会到快感。

  「是吗?可能吧……」妈妈听了我的话也不禁陷入了沈思。

  「既然妈妈喜欢这个调调,那我下次到网上好好学习一番,我们也尝试一下
SM的滋味。对了,要不要我改天再把我那几个同学叫到家裏来,让妈妈你再爽
一次?」我捏着妈妈的乳房,坏笑道。

  「你这小鬼就知道作践妈妈!妈妈早就是你的人了,你爱怎麽样都随你,妈
妈一定好好配合。」

  「真是我的好妈妈!我爱你!」我听了妈妈的话心裏大为感动。

  「好了,别卖萌了,赶紧起来收拾一下,把你爸爸擡进屋裏去睡。」妈妈说
着就要起身。

  「等一下!」我赶紧让她重新躺下,保持着刚才被我内射完后的姿势。我接
着掏出手机,退后几步,将浑身赤裸躺在爸爸身边的妈妈以及仍然在沈睡的爸爸
一起锁定在了摄像头裏,按下OK键,一张极其淫靡的照片就完成了。

  照片裏的妈妈浑身是汗,胸前的巨乳和阴阜通红一片,大阴唇微微红肿并且
外翻着,粉红色的小穴口隐约能看到裏面娇嫩的鲜肉,一股乳白色的精液掺着淫
水缓缓流出,经过妈妈的会阴和屁眼滴落在桌子上,形成了一滩小水洼。

  这真是一张极具有纪念意义的照片啊!

  我小心翼翼地保存好照片,拍了拍妈妈的屁股,「起来吧,赶紧收拾一下,
我们一起洗个澡。」

  妈妈从桌子上慢慢爬了起来,当她站在地上的时候,一条乳白色精液呈果冻
状从她的小穴口流了下来,好不壮观。

  之后,我和妈妈将客厅仔细收拾了一番,又把爸爸擡到了卧室床上,整个过
程中我们都是光溜溜的。忙完之后直接一起走进浴室开始放水洗澡。

  宽敞的浴缸裏,我和妈妈像夫妻一样相互洗着彼此的身体,这过程中当然少
不了我的一番动手动脚。

  「妈,你肚子裏这个小孩应该是我的把?」我抚摸着妈妈光滑的小腹,那裏
已经有点微微凸起。

  「臭小子,说什麽呢?不是你的还能是谁的?难道是你爸的?他整天在外出
差,都是你在对我使坏,当然是你的!」妈妈对我的提问似乎很生气,狠狠白了
我一眼。

  「那谁知道呢?你和我好之前,在外面可是有好几个奸夫的吧?我怎麽知道
是不是你偷偷在外面和人乱搞不小心怀上的呢?」妈妈在和我发生关係之前的确
因为寂寞而在外面有过几个情人,据我所知其中一个还是老爸公司裏的同事,平
时和老爸称兄道弟的。

  我当初用了点手段,以妈妈在外面偷情的事相威胁才从而把妈妈搞上手,她
那之后确实老实了很多,但不知道是不是还和他们藕断丝连。

  「让你瞎说!」妈妈忽然抓住我的睾丸,气呼呼地说:「再瞎说,看我不把
你这东西捏爆了?」

  「好好,我错了!不该怀疑妈妈,妈妈最纯洁了,行了吧?」

  我只好服软,可是心裏还是有些疑问,因为妈妈在和我好上之后一直都不肯
我内射,即使哪次忍不住射了也会在事后吃避孕药。

  可是前几个月开始,妈妈忽然不再阻止我内射,还说要帮我生个小孩,我当
时过于高兴,完全没感觉到不对。直到几个月之后,妈妈的肚子开始渐渐显怀,
我才感觉到有些过于巧合了。所以我一直怀疑妈妈除了我以外还在外面和别的男
人乱搞。

  「诶,明天你爸又要出差了。要不要请你的同学们来我们家玩玩?」妈妈忽
然转移话题道。

  「嘿嘿。骚货又发春了啊,是想念上次那几根年轻的大鸡巴了吧?好,明天
晚上我就让他们到家裏来吃饭,到时候我们几个好好收拾你这淫妇一顿,让你发
骚!」

  我说着狠狠打了打妈妈的大屁股,妈妈在我怀裏动情地扭动一阵,搞得我刚
洩完的鸡巴又有些蠢蠢欲动,干脆在浴缸裏又把妈妈狠狠地操弄了一番。

  我抓着妈妈的双腿把她压在浴缸的瓷砖壁上,一边快速抽动,一边计划着明
晚的好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