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不伦恋情> 公公的爱抚

公公的爱抚

一阵凉意从脚底爬了上来,是爸爸拉开了盖在我身上的棉被,他带点冰冷的手深入我的睡衣握住我的双乳然后拧得我的乳头有些发疼,然后他顾不了我的睡意右手拉下了我的三角裤,灵巧地搓揉我的小穴,我已禁不住地喘息

他的食指及中指就像似得到了同意竟夹住我的阴核,无可遮掩的淫水顺着他手指的进出已是糊了我的阴毛,爸爸转过我的头吸吻着的嘴唇,他的舌头没命地探索着,我根本没有发出声音的机会。

因为,他撩起我的腿把龟头紧紧的顶着我的花蕾,而我,像是受到地心引力一般缓缓地往下沈,闭起眼睛的我并不是羞于这样的官能,而是相对吸住爸爸的舌头让他更深的把肉棍插进去,然后我微微的收缩我的下腹用花心啃噬他……

在我生过孩儿子后,先生忙于工作却忘了我的需要,那种身心的苦闷总有许多女人可以体会的,但是女人一般都耻于公开要求性爱的满足,尤其是传统的教条更是令女人哭笑不得;每每看见双双对对的男女总是起伏不已。

自结婚起公公一直都是跟我们住在一起,他把我当成女儿一样地对待,实在是我的最大福气,我跟公公的关係也因先生的经常不在家而更亲近。然而,我从未有任何非非之想,但是偶而我会发现公公以奇怪的眼光注视着我,而这样的讯息在我的第六感里有些不安,当然我是这个家里唯一的女人我猜这是难免的。

我一个女人必须负起教养儿子的重责,先生忙于赚钱应酬几年下来我们的关係时好时坏,我当然怀疑他在外另有女人,否则他怎幺会对我不太感兴趣?儿子一天天长大,我的辛苦终于也慢慢看到了成绩,只是我内心中的汹涌不满又岂是外人所能知的。或许跟公公相处的时间长了之后我们也不太在意一些小细节,什幺长幼之分,他也像是我的朋友。

渐渐地,我跟公公的关係拉的在近也不过,而公公也开始在肢体上接触我,我知道他并不是不知道只是我也没有反对,我们的关係一日千里,公公开始试探性地碰触我的乳房,我的惊吓不免流于脸上,但是公公并没有因此退却,反而一次再一次地逼近,我却不知如何反抗……

我内心的确挣扎过,公公是我的长辈就像我的父亲一样,他怎能对我如此再加上我是他的儿媳妇,然而这样的礼教却在儿子4岁的那年破除了,公公趁着我内心的空虚与无奈,抓住我的弱点把我逼入了不复的境地……

那个晚上,儿子很早就睡着了,我跟公公在客厅里看电视,我就坐在他的身边,身穿睡衣的我当时并没有穿上奶罩,就在我入神电视的时候,公公把他的手伸近了我的睡衣里然后爱抚我的双乳,我害怕极了但是公公没有停止的意思,反过扯下我的睡衣,把我压再沙发上然后吸吮起我的乳头,这幺一吸一吮使我昏眩不已当我回过神时,公公已把我的三角裤拉到小腿上,我真的反抗着但是公公有利的双手把我的两个膝盖分开紧紧地压再我的肩上。

然后公公掏出肉棍没有一点逗留,扎扎实实的插进了我的小穴,那种狂暴猛劲让我昏了过去好几次,我深刻的记得公公滚烫的精水灌溉在我的花心,那精神深处的兴奋与快感着实撞得我金星无数,这就是梦寐以求的快乐,我的花心大口吸吮公公的精液,我则全身僵硬抽搐地抱住公公一滴也没让他的精水遗漏……


公公把我带进他的房间,稍作休息他放着黄色录影带助兴疯狂地姦淫着我,原来他早就想要我了,而我也怀了公公的女儿成了我乱伦家史的滥觞,公公收集了不少乱伦的影带及书刊,这些都是那样的真实让我不能否认,乱伦并不是什幺罪恶,乱伦只是男女性爱间另一种负面的说法,岂不是肥水不落外人田吗?

成了公公的妻子也为他生了个女儿,先生毫不知情我也不需要告诉他,因为我们都是一家人,我跟公公的关係早已超越先生能够想像的,因为公公提供了我女人最骯髒也最刺激的性爱,就像亲生的爸爸跟自己的女儿做爱一样不可思议……

我们彼此开发对方的想像力来满足快感的极緻,我们都是动物缘自本能性爱的需求,社会的道德与法律只是束缚……

先生一直认为我是他最完美的妻子,有时也让我不禁感到惭愧,可是,爸爸满足了我肉慾的渴望,这样的乱伦应该不算大错吧!公公经常要我安心,这样的事又不是什幺了不起的,既然我可以跟他儿子结婚为什幺不能跟他有关係,既然我可以跟他儿子生孩子,又为什幺不能跟他生孩子,这都是一般社会的形式及法律的认定,只要相爱有怎能一盖而论?

而我,也慢慢的接受了公公的说法,不然又如何呢?说真的,我止不过是个普通女人而已,公公技巧地一次在一次让我体验女人的性高潮,这是我许多朋友梦寐以求的,而我就在这种又刺激又危险的乱伦关係里享受着幸福,有谁会说这不是女人该拥有的,公公完全的开发了我,对于性,我有不同于常人的体验及看法……

或许是因为自己的越轨行为,加上公公多年来的开发及观念传输,使我对公公的乱伦举止更加渴望,对离婚不久暂时回来跟我们一起住的小姑有着一份慾望,我暗暗的鼓动着公公的慾望挑逗他的幻想,一面注意观察小姑的举止,不断与她分享与先生的种种,当然不会少掉性爱的部份。

我尝试着挑动她的情愫,一起欣赏爸爸收集的乱伦影带。对于结过婚的女人性爱的题材已不是什幺禁忌了,承认自己的需要早就成了现代女性的成熟个性。我怎会不知道小姑内心深处的火热与难耐,但是面对自己的父亲岂又事件容易的事,如果小姑没有走进公公的怀里,我永远没有办法安心在跟公公同床,相对地,公公也没办法尽兴。

背着公公偷偷试探小姑对乱伦的理解,我不禁地为这个构想而雀跃,看着公公姦淫自己的女儿何等的不伦,如果能够也让小姑怀有公公的孩子,只有如此才能洗脱自己的淫蕩…只有让公公得到自己的女儿才能够真正满足他的性慾,我知道他的心……

每当跟公公在床上时就会稍加刺激他看他的反应,我必须让公公主动,是的,他对女儿已经动了心,他经常偷窥女儿,虽然很小心但女人的敏感是不容易被混淆……

一个炎热的午夜,我跟小姑热得睡不着躺在床上闲聊,那晚我们都只穿着薄纱睡衣,渐渐得我感到小姑的不安,我门谈了不少性事也谈了他未来的性伴侣,她的眼神越来越迷媚,我準备了乱伦的影带一起欣赏然后一起爱抚,她看见父亲与与女儿的做爱如此的快活,不禁解开自己让我进一步搓揉她的小穴。

其实,我再就请公公午夜过后来我房间,就在小姑闭上眼浸淫在如此的幻梦时,公公进来看见小姑已经淫佚不堪,他欣赏了好一会我则对他频频示意要他行动,所幸退去衣物扑在小姑的两腿间,伸出刁钻的舌头舔吮起女儿的花蕾……

「喔……爸爸……不……可以……」小姑用手推只公公,想用力夹住腿。

我则帮着公公架开她的腿,然后公公使劲地把小姑的双推压着,舌头没有停过地进出她的穴口。

「玲妹……放轻鬆……爸爸会让你舒服的……」我并没有忘记挑透她的乳头。

「喔……我……大嫂……爸爸……喔……」

「嘘……乖乖的……今天爸爸会让你上天的……」我在小姑的耳旁倾诉着,然后转身帮公公吸吮同时在肉棍上涂抹神油,公公今天非得到小姑不可……

我紧紧抱着小姑、爱抚她,等待公公完全勃起,油亮的龟头紫红的肉稜,随这脉搏跳动着,公公终于主动把小姑往床边拉动,自己站在床下把她的双腿八字大开,专注地提起肉棍套上龟头,慢慢地没入女儿的小穴……

小姑咬着下唇,看着公公粗壮的肉棍一寸寸深入,我则不断提想她放鬆,好配合爸爸的抽插节奏……

「爸……用力……玲妹要你……爸用力插她……对不对……玲妹……你是爸爸的女儿……对不对?……」

「啊……喔……爸……轻……喔……大嫂……受不了……喔……好大……啊……」

「喔……小玲……喔,爸爸早就想要你了……喔……爸爸,干你舒不舒服……告诉爸爸……有没有比家毫舒服……」

「爸……喔……插死我了……喔……我的花心……喔……爸……爸……不要……啊……忍不住了……爸……要上天了……」

「爸……不要停……小玲要开花了……用力顶住她的子宫……」

公公果然更用力顶住女儿的子宫,剎那里,小姑的脸色一遍全身痉挛双手紧紧抓住我的手,女人的高潮直接灌入她的脑门一阵昏眩,缩收的子宫就像吸嘴般噙住公公的马眼,爸爸左脸一抽把今晚第一道热精完全灌入女儿的子宫里,我兴奋的也达到了高潮,昏了过去……

我从来没有想到这样的情景竟是如此的刺激兴奋,乱伦的危险如此令人难忘值得冒险一搏的……


忽然间,我感到爸爸的肉棍插进我的小穴,那神油的功效果然不凡,小姑在旁看着我跟公公做爱,我就像狗一样让公公猛干,我享受公公的肉棍,我知道公公不会让我失望……

然而,我更清楚公公是要安慰我,因为他得到了小姑,我则告诉他,今天好好的想用他的女儿,公公抽出肉棍躺在床上看着一旁的女儿,等着她上来……

「来,坐上来……」爸爸眼看着小姑指示她……

「我……」小姑犹豫着……

「坐上去……倒插蜡烛……,来,我来帮你……」我拉着小姑,推着她骑在公公的肉棍上,上下挺动着……

公公更没忘记节奏分明地顶干,紧紧抱住小姑干得她要死不活,而我看着小姑的小穴吸吐着公公的肉棒,殷紫的屁眼开开阖阖,灵感一来我凑上嘴巴舔起她的屁眼。

「喔……不要……好痒……」小姑用手推着我的头,但是我摆开她更加劲地舔屁眼……

「爸……喔……好大的鸡巴……喔……女儿又要开花了……喔……鸡巴爸爸……女儿……快死掉了……喔……」

「在忍一下……爸爸也要来了……喔……喔,好女儿……喔……来了……来了……喔……」

小姑原本想下马,但是我不肯让她下来,公公也紧抱着她不放……

只见公公咬紧牙根使劲地挺直腰桿,我知道公公的热精已经猛射进入小姑的子宫,而小姑则啜泣着咬着公公的肩膀身体微微抽搐着。而我眼看着他们父女好事以成不禁快意袭脑。

不一会小姑啜泣着翻身蜷捲在旁颤抖着,口中唸唸有词:「我……我会遭天谴的……呜,我该死……」

我看见公公的眼中也似流露悔意,这件事就像罪大恶极一般,而我呢?我真的是一片空白,刚才的灌门舒畅一时竟便成了恐惧的紧缩,难道,这是的错吗?难道我跟公公的肉慾错了吗?是公公强迫我在先在让我怀有他的女儿,他一直告诉我乱伦并没有错,只要我们彼此接受男欢女爱不伤害任何一方,不是吗?不是公公自己一直想要小铃吗?他告诉我他想要小铃也帮他生个孩子呢?可不是吗?录影带里的情节不都是这样吗?

小姑呢?她不也是幻想着更刺激的性爱吗?前夫没有办法满足她的就让自己的父亲来填补不也是令人兴奋的吗?年轻的小姑对性比我更开放更大胆不是吗?至于乱伦虽是第一次但这不会是最后一次,就像我一样不是吗?

三年多的婚姻并没有给小姑多少美好的回忆,她不断的告诉我前夫的无趣与不解风情,而今,风流多情的公公不正可满足闷骚难忍的她吗?想着想着……我竟睡了过去……

「喔……爸……好深……喔……大鸡巴爸爸……喔……」

我睡眼惺忪的撇见小姑沿着床沿跪着,公公从她后面有条不紊地猛干,劈啪的肉搏不绝于耳,公公没有稍闲双手同时把玩着女儿的两个奶弹……

「小铃……爸爸干得好不好……嗯……你是不是爸爸的乖女儿……喔……」

「呜……爸……大鸡巴爸爸……喔……不要停……喔……干我……插穴爸爸……喔女儿永远是你的……喔……喔……好重……喔……好晕……我要来了……爸……爸干死我……喔……爸……」

「喔……喔,好女儿……喔……夹得好……喔,爸爸要射了……喔……喔……」

我看见公公从后面紧紧抱着小姑僵直数秒钟之久,小姑咬着下唇久久没有气息,长久来的性慾得以发洩,在原本的害怕卸除后真心的畅快散发到了全身,我知道,因为我是女人……

从此,我跟小姑都是公公的人,我们并没有分大小我们共同保守着个秘密,也同时彼此满足这样的乱伦关係,三年后小姑再嫁才结束我们三人行性爱关係……

没有人会知道我们曾经有过如此美好的岁月,然而,我却也因为如此跟先生越行越远,终究走上了离婚之途,他拥有儿子而我拥有女儿……或许也好,让我自由地拥有自己吧,至少公公来看我的时候,我们可以更自然鱼水同欢……